千叶帆文摘 - 读好书,交好友!
  • 老师在镜子里反光

    戴聋子只是耳朵有点背,不真聋,姓戴,真名两个字:享之。  戴享之先生是我银河博彩娱乐网站一至三年级的老师,依他的话说,他只会教一至三年级语文的细细本事,高一个年级或改教数学,他都咬不动。这当然是他过分自谦的话。不过,我确实没看到他教过四年级以上的学生。  先生的字好,尤其写得一手好毛笔字。在我们村里,只要谁家有

  • 占得东风第一枝

    “我书桌下边的抽屉里有一个小信封,信封上标着‘星尘’两个字,里面是一些从一颗陨星坠下的地方下所收集的尘碎,是一位朋友送我的。有时我也让这些曾白热地在天上流射的物体在指头间溜过,一时仿佛接触到无穷无尽的太空。当我们注视着艾佛格莱上空的星座慢慢地移动时,我便记起那个小信封里的星尘。”这是艾温·威·蒂尔《

  • 一个鸡蛋的传说(组诗)

    听着夜空下的虫儿发呆  我坐在窗台前  对着夜空发呆  听窗外虫儿,吱吱吱在歌唱  在歌唱的虫儿已身处秋天  痒痒秋已过,秋分马上来临  虫儿似乎不觉,依然在歌唱  用最好的嗓音  想着这嗓音不久就将中断  好像一夜间,喊着一二一沉入地底而眠  我忽生悲凉。这虫儿来世上  竟走得这样匆忙  而此刻,

  • 我的食羊小史

    吃羊肉最好在北京吃。有大红门楼的名店当然好,胡同里的小馆子也不错。一只铜锅,清水。几份羊肉,一点蔬菜。甜蒜,麻酱,韭菜花。最后再来两块烧饼,足矣。  外地吃羊肉太复杂。在四川那儿成了麻辣火锅了。合肥吃涮羊肉,弄了很多的香油和蒜泥,很多人還喜欢这样吃,我见了真是无语。只有在心里默默遗憾:他们没有在北京

  • 说房子

    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房子的,是一室的或者两室三室的———人什么都不怕,人是怕人,所以用房子隔开,家是一人或数人被房子囚起来。一个村寨有村寨墙,一个城有城墙。  人活在世上需要房子,人死了也需要房子,乡下的要做棺、拱墓,城里的有骨灰盒。其实,人是从泥土里来的,最后又化为泥土,任何形式的房子,生前死后,装

  • 有个男人叫岳父

    岳父离去已二十年余。从第一次见到他到他离去,仅仅只有一年时间。期间,我们也只见过五次面,但他依然深刻留在我的记忆里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尽管我与她的女儿也已分手多年,但每每想起,总是心海难平……  第一次见面是1995年7月。我结束了为期一年的研究生课程进修学习后,随同的大学毕业的女友到她家认门。我当时

  • 我的阅读习惯

    第一,始终坚持在适当的时候读纸质书,比如在家里坐在非常舒服的沙发上,泡着绿茶或者红茶,我就会读纸质书籍。所谓的书香,必须有书的油墨香味才有这种感觉。我家里的纸质书籍有一万多本,每個月以30~50本的速度在增加,每年购买新书的速度是500本左右,再加上出版社给我寄的书就更多了。  第二,读电子书,24

  • 宋尾的诗

    拥有  这里的人习惯说  自己是江的子女。  他们这么说时似乎就将  那条江挽在手上。  在我出生的地方有许多湖泊  不大可能数得清。  那里还有一条人工河  一条县河,全部流向汉江。  可我觉得我从未得到  也不可能得到它们。  拥有一条江是奇怪的。  我是说,  拥有是奇怪的。隐喻  那段时间我

  • 风儿来了

    男人回来的时候,脸有些沉,是心沉了。  女人在厨房烧菜,随着炒菜的“滋滋”声响起,菜的香味也飘飘悠悠地出来,男人闻到了香味,也闻到了酸楚味。是心头的酸楚。  男人换下鞋,放下包,还有口袋里的手机,随手扔在了桌上。若干次,男人有想要扔掉手机的冲动。  男人坐在沙发前,摁开了电视机,时间是傍晚6点35分

  • 1  这里可能成为我接下来的一种理想生活。  这座岛位于东南沿海,如一叶扁舟孤悬于海上,四面环水,百度地图一下,放大来搜才找到它。岛的形状像公鸡,民间传说迁徙于此的是闽南陈姓渔民。最先有人听到公鸡喔喔啼叫,于是起了地名鸡啼岛。它与陆地相隔十来里,每天有渡船往返,顺便捎带岛上生活用品。  我一上岛就喜

  • 爷爷的“朋友圈”

    鬼仔央  再平凡的人,在死生面前,也会干出几件不平凡的事。  小时候,爷爷经常念叨这句话来勉励我。爷爷在同安西山后(特别是凤南地区)被称为鬼仔央。西同安地区有座西山,百姓就按地域分为西山前和西山后。西山前是平原地带,当然优于处于山区的西山后,就是在当今社会,西山前还是比较富裕,西山后相对贫穷。鬼仔是

  • 陆支传的诗

    午后的赞美诗  小时候,和父亲一起走路时  喜欢走在他的影子里  那时的父亲身形高大  像一朵云护着试飞的鸟儿  后来,父亲的影子小了  我就把自己的头露在影子外面  多年来,一直有这样的习惯  我穿着父亲的影子  和土地上的每个人相遇不是所有的秋天都叫秋天  在我脚边,几片法梧的叶子  翻一身,颤

  • 山之殇(组诗)

    山之殇  我们踏着破碎的云  我骑着云的马,赶到你的脚下  我五指紧扣,拽着你残破的裙  我们进你的山,喝你的水,吃你的客家饭,  然后读你的历史  一片片低矮的房子,房子里的人已经远走了  ——他们留下的灯还在发光  他们没有回来。也许有一天他们的魂会重归此地  因为,你是他们曾经的天  祥云在四

  • 唐果诗选

    我在流泪却没有伤悲  我在流泪,却没有伤悲  是光照太强,是北风太紧  是眼泪它不知羞  流下来,流下来  来不及拭去,留下难看的印痕  我还是有点狡猾的  如果你思念一个人,你会怎么说?  我会说:“回来吧,迷途的羔羊!”  花草树木不见你的踪影,它们会难过的;  以前,风每次吹到你这个障碍面前,

  • 短途

    母亲要把一条路卖掉。母亲是这么说的:“再去这一次,这条路我也就卖了。”母亲说的这条路,是去她娘家的路。说这话时,母亲已年近九十,自认为来日无多,去这一次便是最后一次,不会再去了。但她不说不去了,而是说卖掉。  母亲说得坚定,但也怅然。我听后,一阵心酸。“卖掉”这条路我并不心疼,而是如果没有了母亲,那

  • 刘顺利今年回不回来过年(小说)

    好几年没看到刘顺利了,他在离江苏很远的银川讨生活。去的时候,听母亲说,他不久就能发财。这个消息让我很高兴,因为刘顺利还欠我1万块钱,如果他发财了,一定会想到还我。  有五六天时间,他频繁给母亲打电话。我有不好的预感。果然,母亲接过他的电话后,便向三个女儿借钱。我第一个站出来反对,“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

  • 被赋予意义的怀念

    我尝试用细密的日常细节,去推进一个看不到底的故事。故事一开始,一位老人从午睡中醒来。他开始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:喂鸡鸭、煮一点粥、收拾渔具、整理干豆角等。就在这个时候,那些过去的记忆,像腿上的病痛一般,一次次涌现在跟前。战争年代的选择、南方阴柔的雨季、时代里的苟全,有些他不愿意提起,有些他提起了也不置

  • 一个喇嘛的房子

    人的一生,一如一列长长的火车,载着你驶向看不见的终点。茫茫夜幕下,蜗牛般朝前蠕动着的列车,吃力地爬过了一坡又一弯。在漫长的铁路线上,沿途不知要经过多少个大大小小的车站,每到一站,陌生的站台上都醒目地竖立着一块墓碑一般大小的站牌,在等待着你去阅读。然而,春夏秋冬却从你的窗外一掠而过。  一路上,走走停

  • 在剑门关,以诗的名誉怀念

    1  仿佛猿声还没有走远  细细的黄沙,沿着剑门关的颈项  蜀道的每一个弯  就成为一根可以弹奏的肋骨  一骑铁骑,一柄弯刀  一束划破光阴的卷轴  被母亲用旧的炊烟藏在床头  2  举三尺酒白,诗的韵脚骤起  众多的韵仄,穿过秦汉的城墙  像一个披着金色铠甲的勇士  穿过蜀国,穿过盛唐  在岸边转

  • 沧桑西坝

    西坝老了,就在我的眼皮子下老了。五十多年前的西坝,在我的眼里是那样青葱而色彩斑斓,在我的心里是那样有趣而引人入胜。  每年的春天抑或冬日,只要天气晴好,我就会从大南门河滩上我们家里的吊脚楼上溜下来,沿着河滩向上走,在镇江阁下面的沙滩上撒欢儿。西坝和镇江阁之间有一条小河,听老辈人叫三江,但冬天的时候几

期刊
  • 情人节
    情人节

    情人节又叫圣瓦伦丁节或圣华伦泰节,即每年的2月14日,是西方国家的传统节日之一,起源于基督教。这是一个关于爱、浪漫以及花、巧克力、贺卡的节日 男女在这一天互送礼物用以表达爱意或友好。情人节的晚餐约会通常代表了情侣关系的发展关键。现已成为欧美各国青年人喜爱的节日,其他国家也已开始流行。

  • 我是读者
    我是读者

    受了伤需要治疗,在伤口愈合之前写下你的失恋日记。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,你就该放下过去

澳门银河网上娱乐